部落冲突4本最强布阵




百度最近十年來技術進程2008至2018

2018-10-29 09:48:54 濟南網站建設

過去1個月內,兩筆交易,三個巨頭,BAT悉數出鏡。

 

2018年10月15日,餓了么正式宣布百度外賣更名為餓了么星選,而就在幾天前餓了么宣布與阿里口碑合并,加之騰訊系的美團于今年9月20日的上市,正式宣告了紅黃藍大戰最終結果,百度外賣業務出局。

 

2018年10月2日,騰訊音樂集團(TME)赴美IPO落定,而15天后旗下原本擁有百度音樂且持股并作為太合音樂大股東的百度突然宣布戰略投資網易云音樂,此基礎上加阿里音樂的阿里星球,使得國內三大音樂集團格局最終明了。

 

緊接著,號稱估值750億美元今日頭條,在Pre-ipo期間宣布進軍電商威脅阿里。此前它也因為分流大量騰訊用戶時間和流量引發長達半年之久的頭騰大戰,但沒有人注意到的是今日頭條核心的收入來源,是其帶走了大量本該屬于百度的廣告業務。

 

 “百度的工程師,阿里的運營小二,騰訊的產品經理”,不可否認BAT三家公司在不同核心領域分別代表了中國互聯網的最高水準,即便是今天包括AT在內仍然沒有人膽敢否認百度在技術方面至今仍然保持著優勢。追溯百度過去數年間為何突然掉隊的原因,似乎并非僅僅因為丟失移動互聯網流量第一入口的說法那么簡單。

 

2008年~2009年,彼時如日中天的百度押注阿拉丁平臺與框計算技術,但令人遺憾的是這條稍縱即逝的賽道事實上卻是PC互聯網時代的絕唱。此期間,原本作為BAT中技術實力最弱的阿里巴巴卻率先開啟了阿里云的未來之門,而騰訊云開放平臺也在此期間悄悄開放了首批外部應用的接入。

 

2011年起,當百度緩過神來開始自上而下開始轉向云計算賽道時,卻意外遭遇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突然降臨——微信搶下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第一流量入口,騰訊迅速取代百度成為新的流量巨頭。2012年~2017年,阿里巴巴與騰訊之間圍繞出行、本地生活、文娛、互聯網金融、電商、社交等三十多個賽道的大戰忙得不可開交。

 

那百度的未來在哪里?

 

過去6年來,百度戰略收縮并拱手讓出手頭已有賽道,后退一步的進入了公司的戰略轉型期。伴隨一場網盤大戰的爆發,百度云小試牛刀拿下云儲存賽道,而后又繼續默默加注人工智能,靜待時機成熟。

 

直到2018年,天下大變。

 

頭騰大戰,傳統業務上的問題讓騰訊遭遇了8年來最兇險和危機的時刻,并直接引出了歷史上第三次重大架構調整;正當馬云宣布退隱之際,拼多多抄底淘寶網,阿里野心勃勃的新零售戰略剛滿2年卻被10年不遇的經濟下行所打斷。

 

AT兩家在同一時間被迫駛入了To B業務的新賽道時,突然發現百度方面因為其人工智能業務與To B賽道的強關聯性而再次拿回了不輸10年前的優勢站位。

 

BAT再次會師,重回同一起跑線。

 

站在純技術角度來回顧過去10年,BAT各自在技術賽道上的抉擇,其得失實際決定了公司發展之路的成敗。10年前百度押注框計算與阿拉丁計劃是否是錯誤的?BAT三家的在云計算技術的發展方向上為何存在不同緯度?面向未來的To B賽道中,BAT在人工智能的賽道上分別擁有怎樣不同的切入口與側重點?最先布局人工智能的百度,將靠什么來完成翻盤?

 

若要鑄就曾經輝煌,唯有回到年少輕狂。

 

歷史,總在悄然間不斷重演。

 

一、框計算之爭:2008年12月~2009年8月

 

2009年8月18日, 北京大飯店。在百度創新技術大會上,李彥宏帶著李一男、葉朋一起,提出了一個十分接近于谷歌ONEBOX整合搜索技術的全新概念——框計算,而這距離上一次發布阿拉丁計劃僅僅才過去了8個月。這也標志著百度已經到了可以大規模流量變現,收割競爭對手戰利品的快樂時間

 

因為谷歌中國敗局已定。

 

1年多前,谷歌中國辦公室創始團隊中最優秀的工程師——黃崢離職創業,而在本次大會結束的第17天后谷歌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的負責人李開復突然宣布辭職。2010年1月12日,25歲的蔣凡陪伴谷歌中國走完最后一程。顯然谷歌的退出,對于彼時中國互聯網的格局乃至百度本身的業務線都有著極為重大的影響。

 

這里我們可以參考一條百度在谷歌退出以前的產品技術時間線:

 

  • 2002年,百度內部項目代號的“閃電計劃”——日訪問頁面提升10倍,日下載數據庫量級達到谷歌的130%,更新頻率更高,且頁面反應速度必須持平谷歌。

  • 2003年,百度圖片、新聞搜索業務上線,而這項技術直到2011年谷歌才在INSIDE SEARCH大會上發布。同年,百度貼吧上線,直接切入了社交網絡領域。

  • 2004年,百度WAP搜索發布,率先擁抱移動互聯網。

  • 2005年,百度知道上線,將互動問答平臺與搜索業務完美結合,而谷歌問答直到5年后才姍姍來遲。

  • 2006年,百度百科上線。

 

截止2007年底,百度的產品技術線清一色所共有的顯著特性中最核心的一點,簡單概括起來就是:走對方沒走的差異化道路,使其無路可走。這個問題上,淘寶網大戰ebay以及QQ大戰MSN時都曾采取過類似的策略,但上述產品差異化的前提必須是擁有一個直接威脅自己性命的競爭對手存在。

 

沒有谷歌陪練的百度,卻放松了本不該放松的警惕性。

 

此時距離北京1200公里外的杭州——阿里巴巴已由王堅博士啟動了阿里云計算的基礎設施架構自建。而騰訊這邊的邱躍鵬,早在6年前QQ空間、QQ秀業務線時就已經發現,彼時騰訊基礎設施架構陳舊導致響應速度諸多的問題,他于1年多后開始啟動騰訊云的小組。

 

那么,彼時BAT公司為什么會選取兩條截然不同的技術發展賽道?

 

顯然,阿里云計算、騰訊云都是自下而上發展的產物。

 

特別是2008年,淘寶網終于開始進入高速增長期,而這種增長帶來的問題則是阿里服務器在用戶訂單暴漲面前,舊的IT基建已經無法滿足。而如果只是繼續采購服務器的話,面對當時還未全面盈利下本身免費還不扣點的淘寶網,可能彼時全部收入加一起都不一定買得起服務器,為此阿里云幾乎可以視作阿里歷史上繼淘寶網、支付寶后的第三次獨立創業項目。

 

而騰訊方面,湯道生、鄭志昊的QQ空間與龐升東51.com激烈交火的日子里,最讓馬化騰提心吊膽的也是因為IT基建問題導致QQ空間加載速度一直提不上去,導致全國QQ空間響應速度基本都維持在5秒以上,因此騰訊云的萌芽也同樣來自彼時業務線的急迫需求。

 

但百度框計算、阿拉丁計劃顯然是自上而下思路影響下的產物。

 

百度基于彼時與谷歌之間的競爭即將結束收尾,作為一家以搜索為核心業務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有資格,也有義務通過技術手段提升廣告收益來給予海內外投資者更多信心。于是在基于廣告收益提升的大前提下,專注于提升深層信息WEB便利化和精準檢索的阿拉丁計劃,以及專注于分析前端用戶搜索需求進行關鍵詞相匹配的框計算,就成了極佳的商業化變現利器。

 

 

 

那么,百度彼時選擇框計算和阿拉丁計劃而不是云計算,是否是個錯誤?

 

首先,框計算的戰略目標是徹底鎖死中國互聯網第一流量入口。因為從技術模型上看,框計算作為PC互聯網時代一站式服務的代表,這種在一個搜索框里輸入關鍵詞即可匹配相應的需求交互模式,其背后所能達成的目的除了方便用戶匹配應用程序、相關網站、關聯內容外,更重要的它可以直接為合作伙伴和自己旗下業務進行導流。

 

這種模式與8年后微信推出的小程序有著非常類似的血緣關系——都是基于一個高頻使用習慣的流量場景內提供用戶多維度需求的精準匹配,匹配的對象可以是騰訊公司旗下業務或被投公司的業務,也可能是第三方開發者的業務,但前提是他們均隸屬于騰訊開放平臺的開發者。因此從業務角度看,百度當時的這種做法顯然是正確的。

 

其次,框計算不是一種技術革命而是搜索技術的一次提升,但云計算在彼時作為概念尚處于探索期,且商業化之路困難重重,甚至在阿里云的誕生之初,都未曾想到過今天如此花樣繁多的商業化思路。

 

有意思的是,國內最早在云計算方面進行過商業化變現嘗試的代表,也并非最早布局的阿里云,而是騰訊云依托QQ推出的一款作為QQ會員增值服務項目——QQ網絡硬盤。從這一點我們不難發現,騰訊QQ早期需要將用戶交流信息進行云儲存和淘寶網、支付寶需要將商家與客戶的交易記錄、商品信息,以及第三方支付的信息上傳服務器的兩個核心業務。

 

從實際需求角度看,百度進入云計算領域的迫切程度是無法與AT相提并論的。所以從技術視角看,框計算更保守也更穩妥,云計算更激進也充滿不確定性,沒有高下之分,BAT只不過分別找到了最適合自己業務實際需求的技術賽道。

 

最后,百度對于PC互聯網時代的deadline顯然是存在誤判的。2008年12月31日,國務院常委會決議通過啟動3G牌照發放工作,中國用了10幾年時間從2G過渡到3G時代,而基于PC端百度框計算在3G時代到來后才提出構想,顯然百度彼時的判斷是4G時代可能不會那么快到來,流量紅利的收割期仍然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因此從發展視角看,百度彼時的戰略短視為后來埋下了隱患。

 

 

 

最終,百度阿拉丁計劃和框計算概念反響平平。8個月內,CTO李一男、COO葉朋相繼離隊,前者加盟12580、后者入伙阿里巴巴。

 

盡管兩位高管離職的原因至今仍然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認的是百度在上述兩個項目交替進行的8個月里,百度實際上已經開始掉隊。百度自誕生以來保持的技術站位優勢,因為這8個月的變化而開始消退,在云計算賽道上落后阿里云、騰訊云并留下了一個接近4年時間時間差,從而奠定了阿里云、騰訊云此后在業界的領先地位。

 

可下一場云計算大戰,在百度掉隊的同時卻悄然拉響。

 

二、云盤大戰:2012年3月~2016年末

 

蟄伏了接近2年,在阿里內部飽受燒錢爭議的阿里云,讓王堅急需一次向業界證明云計算存在價值的機會。于是馬云找到了胡曉明,逼著他的阿里金融去找王博士“提個技術需求”。

 

2010年,中國第一個采用阿里云自主研發“飛天系統”的產品——阿里金融,因為云計算技術巨大的計算力和低成本優勢引起了業界的關注,最終它成了中國第一個采用云計算架構的商業銀行——網商銀行的前身,它于2015年6月25日開業。

 

幾乎是前腳貼后腳。

 

騰訊方面于2014年12月28日上線的中國第一家互聯網銀行——微眾銀行,其第一筆貸款由總理親自完成放貸,而此時已經對外秘密運營3年多的騰訊云,亦屬首次對外曝光。值得注意的是,當邱躍鵬剛剛協助完微眾銀行后,立刻被馬化騰派往北京,因為彼時滴滴因為和Uber的補貼大戰導致了訂單暴漲,而滴滴的服務器瀕臨宕機時,馬化騰對程維的求援信顯然不能不管,于是騰訊云團隊一組前往北京、一組駐守深圳,花了7天7夜救了滴滴一命。

 

既然阿里云、騰訊云都已初長成為戰斗部隊,那么百度云又在哪里? 

 

真實的情況是百度云剛從娘胎出來沒多久。2012年初,姍姍來遲的百度云計算成了BAT三家中最后一個進入云計算領域的玩家,比阿里晚了4年,比騰訊晚了2年。或許縱觀百度技術史上,這是頭一次處于落后狀態。

 

然而,時間卻不等人。一場云儲存的大戰悄然爆發,BAT自電商、搜索、社交以來,第四次以戰爭的形式完成聚首。

 

在云計算領域,通常業界會以數據庫、彈性計算、安全防護、大數據、CDN、域名注冊服務,以及云儲存在內的7個維度進行綜合研判,云儲存屬于云計算技術綜合能力的一個重要維度。自蘋果于2011年6月發布革命性的iCloud后,這種通過存儲資源到云端供使用者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取用的模式,在云計算領域中是難得的一個“既可以To C也可以To B”的業務模塊,是兵家必爭之地。

 

首先是阿里方面,俞永福的UC當時剛剛被收購不久,與阿里云業務還未完全打通,包括神馬搜索在內的新業務也在招人籌備中,因此UC云盤選擇獨立入場,也是希望自己能夠在剛剛收購案結束后給阿里同事們露一手。但由于沒有爭取到阿里云的更多協助,以及更多的流量扶持,使得該業務存在后勁不足的情況。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則是——至今阿里云仍然還是以To B業務為主導,而To C業務盈利模式在當時尚不清晰。

 

騰訊方面,微云作為正統QQ硬盤的繼承者,擁有包括騰訊QQ在內的多個流量入口的支持,但彼時微云隸屬于云計算部門,與微信WXG沒有任何關系,甚至微信團隊后續也開發了類似簡化版微云的收藏功能,使得作為PC互聯網時代產品微云在移動端嚴重缺乏流量支持。

 

360方面,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其的戰略地位開始下降,但仍然有360手機、瀏覽器、安全衛士等大型流量入口的支持。特別是360衛士用戶直接能通過原賬號獲得云盤,同時又擁有專業安防的品牌口碑,對于用戶關注的隱私數據和帳號安全方面頗有奇效,因此在網盤大戰中屬于綜合實力最強的一個。

 

除了上述3強,華為、金山、115、華碩在內的一些列玩家也在1年內相繼入場。百度網盤于2012年3月23日正式上線,成了百度云計算亮相后的第一個產品。至10月,百度網盤的用戶量已經突破1000萬,隨后“8國聯軍”的沖突開始走向全面升級。

 

當傳統的導流活動,免費會員贈送都已經無濟于事時,同一時間國內所有網盤玩家都采取了最為殘酷的基礎設施軍備競賽——擴容大戰。與打車大戰、外賣大戰不同的是,網盤大戰的賽道不需要一單單補貼用戶真金白銀,而是需要平臺方一卡車一卡車對外采購那些貴得心驚肉跳的服務器,或者建起更大更強的機房。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金山快盤在第一時間突然宣布:免費贈送50G空間,最先點燃了導火索。幾天后,UC云盤率先將之前的4G容量擴容到了2TB,容量一夜暴漲了500倍。而115云盤在UC擴容后迅速升級到8TB后,使得UC云盤發生用戶大規模遷移,幾天內115的用戶數據暴漲,極大地刺激了其他玩家。

 

騰訊微云在此時選擇出手,將擴容提高到了可怕的10TB,當時一度業界認為這是一次典型的“騰訊式的后發勝利”。然而隔天,騰訊的老冤家360沖了出來叫板——36TB的空間成了當時國內網盤擴容大戰的一個分水嶺,因為當時所有人都以為3Q大戰又一次爆發了,而那以后再也沒有發生過軍備競賽。36TB成了一道難于逾越的壁壘,今天我們把這個容量簡單換算成實體硬盤的價格的話,每個用戶云盤的單價就超過6000元。

 

入場、混戰、補貼升級、巨頭入場,網盤大戰的最后變成了熟悉的死亡進行曲。

 

2016年3月4日,115網盤最先傳出停用部分功能的消息。14天后,阿里巴巴旗下UC網盤宣布關閉。4月25日,新浪微盤宣布關閉,次日金山快盤宣布關閉。5月3日,華為網盤停止用戶數據存儲分享服務,24天后騰訊微云的突然關閉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此時,勝利的曙光照向周鴻祎,號稱永不關停的360云盤似乎笑到了最后。然而無情的事實在5個月后的10月20日打了周鴻祎的老臉——360不僅關閉了個人云盤服務,還公告將在次年2月1日清空全部用戶數據,并注銷所有云盤賬號。

 

次年51國慶節當天,華碩網盤關閉了上海機房。幾乎所有的網盤關閉時都用了統一的對外說法:為了配合國家有關部門積極開展網盤涉黃、涉盜版內容的清查工作。而事實上卻是他們因為基建的成本壓力而真的玩不下去了。

 

剩者為王,百度笑到了最后。

 

網盤大戰是百度轉型后數年來的第一次勝利,這也是百度云的第一次勝利。此前糯米、百度外賣、音樂、移動支付等一系列賽道上挫敗的畫面,一度讓這家中國市值最高的公司處在“百度是不是不行了”的陰影中,但這次新賽道上的成功,讓“狼廠”人找回了一些翻盤的信心。

 

為何一度落后的百度云,能跑贏網盤之戰?

 

技術上,百度云在開始之初就用了自行研發的一套去IOE架構,這與阿里云在2008年開始研發飛天系統時的初衷是一樣的,而在此基礎上開發處理費結構化數據的技術,可以用非常廉價的PC服務器支持千萬—上億人次的搜索。

 

競爭對手如果不采用這種手段,結果就是服務器成本+維護費用最終壓垮整個業務,但這種核心技術彼時只有BAT三家掌握。阿里云側重點放在了安全防護和大數據分析,騰訊云則押注大數據基礎服務和數據應用層面,而百度押注的方向中云儲存是一個重要模塊。

 

 

 

在基建上,百度云(陽泉)計算中心在中后期發揮了重大作用。采用全太陽能光伏發電的陽泉中心于2014年正式投入使用,該數據中心作為百度網盤的主要儲存基地之一,總裝機規模16萬臺,節能43%的綠色模式下百度進一步拉底了成本。

 

在戰術上,網盤業務采取的是典型的互聯網打法。利用網盤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重新積累百度一堆丟失的用戶數據和用戶量,用免費策略培養他們使用習慣,為后續百度云計算特別是人工智能業務方面蓄積用戶基數并打造使用場景。而競爭對手,特別是AT本身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都擁有良好的用戶積累量,因此他們對于網盤這樣小業務上的爭奪上并不需要號召全公司之力拿下,這也在側面為百度留下了機會。

 

網盤大戰的小勝顯然只是個起點,百度云距離AT在云計算技術上的差距仍然不小。

 

2017年4月,李彥宏出版了一本新書。業界同僚本以為云儲存業務會是百度重新回歸的起點,孰不知那本名叫《智能革命》的書從頭到尾都圍繞著“人工智能”展開——百度公司隨后便開始了新一輪的人員架構調整,AI 成了百度繼搜索后的第二道主菜。

 

三、AI爭鋒:2013年1月至今

 

2018年10月19日,北京。

 

世界智能網聯汽車大會上,李彥宏宣布阿波龍無人車已經運營1萬公里零事故率,但他也擔心百度的一個小錯誤可能會導致整個中國自動駕駛技術發展速度的減緩;馬化騰于同一天的演講中也提到了關于騰訊車載微信,之所以遲遲沒有推出的重要原因,就是為了要保障安全第一。而馬云,在此前更是直截了當的提出了“技術的使命不是為了不作惡”。

 

技術是中立的,但技術公司可能不是。

 

曾幾何時BAT三家都有了一套揮之不去的惡名標簽:阿里的假貨,騰訊的抄襲,百度的虛假廣告。由于對技術缺乏敬畏之心,讓三家公司在歷史上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當技術的使用者再次試圖尋求新技術的幫助時,技術并沒有選擇那些利用自己謀取私欲的人,而時間投向了真正熱愛技術的人的懷抱。

 

AT在5年間,圍繞30多個賽道進行了角逐:打車大戰、外賣大戰、共享單車、無人貨架、新零售等大戰耗資億萬且觸目驚心的最后,仍然未能分出勝負。而百度方面,拱手讓出了手上那些讓對手垂涎已久的賽道,選擇放棄與AT爭天下,轉向新技術的研發。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思路與谷歌在2004年上市后,從平臺型互聯網公司轉型為技術型互聯網公司的決策幾乎一致。只是百度歷史上走彎路時所受的挫折,遠比谷歌要多,也更深刻。

 

 

 

過去5年,百度又都干了什么?

 

  • 2013年建立了中國第一個深度學習研究院,并在硅谷布局了人工智能實驗室。

  • 2014年發布大數據平臺,深度語言系統,開始進入自動駕駛領域。

  • 2015年推出機器人助手,無人車開始上路測試,第二代深度語音系統發布。

  • 2016年無人車開始試運營并拿下路測牌照,百度大腦AI發布,

  • 2017年第二個硅谷研發中心成立,阿波羅自動駕駛平臺對外開放,并累積拿下人工智能專利2000項。

 

 

自2016年來,百度內部提出“以夯實移動基礎,決勝AI時代”作為核心驅動戰略。而從當前最新組織架構上看,百度多年圍繞廣告銷售為核心的組織架構已成為歷史,AI first的公司架構已經形成:

 

  • 原核心的百度搜素獨立為搜索公司,由向海龍負責包括搜索、移動以及糯米三個事業群組,其老業務已被持續壓縮。

  • 新興業務事業群組EBG&TG由張亞勤博士負責,包括基礎技術、百度云業務、教育以及國際化業務。

  • 人工智能技術平臺AIG獨立成軍,標志著百度成為國內第一個將人工智能技術作為獨立部門運作的大型互聯網公司,由王海峰負責包括語音技術、圖像技術、視頻技術、VR、NLP,知識圖譜、數據智能以及深度學習平臺在內的8個條技術研線。

  • 新組建的IDG將智能駕駛業務作為一個獨立部門運作,實屬國內外罕見。李震宇當前負責包括全自動駕駛,智能輔助駕駛以及車聯網業務,一方面是獨立無人車開放能力,另一方面則是在下一步輔助改造汽車廠家進行智能車相關的開發與協助。

  • 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由景鯤負責人工智能助手——度秘事業部、智能硬件生態渠道部,以及Raven Studio 工作室三個部門。

 

從框計算、阿拉丁計劃到云計算服務,最終押注人工智能,百度10年來的技術發展更迭背后暗藏著怎樣的邏輯?

 

如果從BAT核心業務的原點看,騰訊倚重人與人的溝通,阿里巴巴側重商業形態的構建,而百度從一開始就該一個技術解決方案的提供商,因此基因上決定了百度就更適合作為一家提供高技術支持的服務方,而不該是簡單粗暴的流量變現。

 

而框計算和阿拉丁計劃的無功而返,也證實了一家技術驅動型公司所能真正做到的商業化——絕非只是簡單粗暴的賣廣告,因為人性遠遠落后于我們所擁有的科學技術。同理,英偉達這樣的高技術公司,斷然不會去拿著技術來干挖比特幣這樣愚蠢的勾當。

 

2018年,AT的角逐在10年不遇的外部環境變化中開始發生反應。BAT相繼押注人工智能、云計算和相關技術后使得三家公司重回同一起跑線,而百度經歷了多復盤與探索后似乎也回歸了創業的初心。阿里人工智能將云計算與其商業大數據相結合,通過解決電商、物流、在線推廣、金融、城市管理、醫療等多個應用場景。騰訊人工智能將游戲娛樂放了一個高點,而在To B業務方面騰訊最近的一次大動作則是將人工智能為核心的華東總部安在了上海。

 

而百度人工智能以自動駕駛平臺Apollo為核心,以Dueros操作系統作為入口,集中火力攻克出行與日常生活兩個場景。

 

所謂同向為競,相向為爭。技術的競爭最終仍然應由技術來決定勝負。技術雖然沒有價值觀,但是技術卻可以實現一個價值觀。

 

技術本該值得尊敬,技術理應值得信賴。

部落冲突4本最强布阵 pk10走势技巧 吉林11选五号码胆码 四川时时高手群 北京11选5前3多少钱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 时时缩水工具手机 彩计划app下载 彩38彩票领导者app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